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宰贤 > 韩中日FTA或推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

韩中日FTA或推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

韩中日三国达成协议,将推动开放程度较高的自由贸易协定。出席首轮谈判的韩方首席代 表,即产业通商资源部部长助理崔京林向记者们说明谈判结果时称:“韩中日三国将会同时进行关于商品、服务和投资等领域的协商”,还说“协商范围会以产官学 联合研究报告为重要依据,且必要的话会将劳动等问题包括在协商范围之内。”“产官学联合研究报告”指的是2011年韩中日三国通过联合研究发布的关于自由 贸易协定的报告,其建议一揽子、高级别的FTA谈判方式。在关税减让问题上,韩中日三国就商品领域会并行双边与三边协商,服务、投资领域原则上进行三边协 商。

   2011年韩中日三国国内生产总值总和为14.3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0.5%。如果韩中日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该区域将成为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AFTA,18万亿美元)、欧盟(17.6万亿美元)之后的全球第三大区域一体化市场。韩中日三国人口总量高达约15.2亿人,占全球总人口的 22.3%,具备了成为全球第三大市场的条件。然而,目前东北亚的区域内贸易比重明显低于NAFTA、欧盟的区域内贸易比重。根据IMF的统计数据,韩中 日之间的区域内贸易比重虽然从1990年的12.3%上升到了2011年的21.3%,但是该比重依然低于同一年NAFTA的39.9%、欧盟的 64.8%。这一数据足以证明东北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远远落后于NAFTA与欧盟。

   毫无疑问,为了达成协议,韩中日还要走漫长的路。首先,各国在开放领域存在较大分歧。由于中国在农产品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中国希望在农产品贸易方面大幅 开放。相反,韩国与日本均对农产品贸易开放较为消极。3月26日韩国几个农民团体在三国代表进行谈判的酒店前进行了一场呼吁终止韩中日FTA谈判的示威游 行,这足以反映出韩国农民对该FTA的担忧。日本亦是如此,它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前提条件也是能否保护本国农业。

   然而,在资本密集型制造业以及服务、投资领域的开放,中国与韩国、日本的立场恰好相反。对该领域的开放,中国持较为消极的态度,韩国与日本则持积极的态 度。中国至今签订的10个FTA当中,服务、投资和知识产权方面的开放水平与世贸组织相关规定持平,其开放水平较低。可是韩国期待韩中日FTA在服务、投 资领域能达成较高的开放水平。比如通过韩中日FTA,韩国希望中国降低其网络游戏市场的进入壁垒。目前韩国网游企业必须通过中国游戏运营商来提供服务,因 此获得代理权的中国游戏运营商赚取了大部分利润。

   从某些行业来看,自由贸易协定给各国带来的效益存在较大差异,但整体来看,东北亚地区经济一体化会给韩中日三国带来巨大的效益。更为重要的是,经济效果 不是全部。随着自由贸易协定的签订,区域内的贸易规模将会大幅增加,彼此之间的互相依存度也会提高。如此一来,韩中日可以通过深化经济合作来缓解包括围绕 钓鱼岛的中日纷争、围绕独岛的韩日对立等问题,甚至有望加强合作来谋求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等等。

   正因如此,去年11月韩中日启动FTA谈判后,崔京林部长助理曾经表示过:“除了经济效果之外,韩中日FTA通过将东北亚三国之间的经济合作制度化,会 减少政治变数对经济关系的影响。” 然而,达成协议之前政治变数仍然会阻碍此次谈判。为了东北亚地区的共同繁荣,韩中日应当摒除政治分歧、共同努力来推进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4.2 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 见报有删减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