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宰贤 > 中国的“低成本、高危险”

中国的“低成本、高危险”

每当回到中国时,一些点点滴滴都让我认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韩国。这次是机场大巴。过完春节后,从韩国到首都机场的时候,我乘坐机场大巴前往中关村。可是坐上大巴后,我发现座位上没有安全带。

其实这一情况始终让我困扰:“机场大巴为什么没有安全带?”更何况它还要经过机场高速公路。在韩国坐机场大巴的时候,每个座位都有安全带,并且在进入高 速公路之前,司机都会提醒乘客请系好安全带。另外,我十分好奇:万一机场大巴行驶中不幸遭到交通事故,大巴公司会不会承担为乘客不提供安全带的赔偿责任。 不仅是机场大巴,在各地乘坐旅游大巴或长途汽车的时候,我还发现几乎所有座位,要么没有安全带,要么安全带都被座套包住。

由此不能否认,眼下中国的安全意识相当薄弱。无论过马路还是乘坐大巴,其安全度远低于我的标准。这使得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当今中国社会处于“低成本、 高危险”状态。首都机场的大巴全程统一票价仅为16元。然而在韩国仁川机场前往首尔市区的机场大巴票价为1万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60元),其设备能够让 乘客比较舒适,当然每个座位都配备安全带。

放眼看日本。日本是典型的“高成本、低危险”社会。前年我去东京时发现,出租车起步价高达710日元(约合人民币47元),并且以起步价只能走2公里, 我只好望而却步。日本、英国的出租车价格都是出了名的,但我没有想到如此的昂贵。去年日本大地震导致的福岛核电站核泄漏是非常规突发事件。在绝大多数情况 下,日本都是安全的,但每个人乃至整个社会都得付出昂贵的成本。因为为了消除安全隐患,日本社会采纳了较高的安全标准,这导致成本的提高。总之,没有免费 的午餐。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安全标准处于“低成本、高危险”状态呢?在以往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国主要依靠的是廉价劳动力及因其而得到的低成本优势。为 了压低成本,中国社会的种种标准都被设置得低,再加上整个社会的氛围都不太注重安全,因为经济结构经不起高成本。这最终使得一般中国人的安全意识较低。这 一点我深有体会。在马路上,我每天遇到让我大为吃惊的场景。一个电动车载着七八个水桶行驶已是习以为常的,但当我看到一个电动车上有一家三口、甚至孩子在 蹲着的时候,我不禁提心吊胆。万一他们遭到交通事故了,一个家庭的将来得承担多么大的经济包袱?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地大物博,它会具有一些与其他国家不同 的特色。其中之一就是,中国同时会具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特征。一方面,很多地区仍然处于不能承受成本提高的阶段。另一方面,一些发达地区宁可承担更 高成本,也不想承受高危险。在我看来,后者已经进入了不能再承受“低成本、高危险”的阶段。

在以后的变化过程当中,中国能否适当地在提高成本的同时,有效地降低危险度是关键所在。这些变化应当从点点滴滴开始,比如机场大巴上安装好安全带。无论 如何,中国的“低”成本时代即将逝去。另外,回到前文提到的问题。我估计,假如机场大巴行驶中遭到交通事故,大巴公司不会承担为乘客不提供安全带的赔偿责 任。如果会的话,它们早就安装好了安全带。

2.23 发于南方都市报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