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宰贤 > 中国网速为何这么慢

中国网速为何这么慢

世界上有很多不容易适应的情况,比如从位于热带的新加坡移民到冰岛,或者从网速最快的韩国来到网速“较”慢的中国。对于前者的情况,一部分人也可能会喜欢,而后者的话,我估计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难以适应。

    今年1月23日,美国《财富》杂志援引网络流量公司Akamai的调查结果报道,韩国网速在全球最快。韩国以14Mbps位居榜首,比全球平均网速 1.9Mbps快了7倍多。其后是中国香港(9.2Mbps),日本(8.5Mbps),美国以5Mbps的速度排名第12。
 
    那中国呢?今年1月19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据该报告,截止2010年12月底,中 国平均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为100.9KB/s,也就是0.81Mbp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1.84Mbps)。虽然中国网速 这么慢,但中国网民规模却已经达到4.57亿,较2009年底增加7330万人。如此庞大的中国网民因网速慢而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我会在后半部继续探讨 这个问题。
 
    韩国网速为什么这么快?韩国互联网的革命是在1999年因HANARO通讯而开始的。由于国有企业韩国通信牢牢掌握了固定电话市场,为了增加通信市场的竞 争而刚诞生的HANARO通讯处于明显的劣势。互联网接入市场也并不例外,它几乎被韩国通信提供的ISDN垄断,因此韩国通信没有动机冒险地投入资金去开 辟新的方式。相比之下,HANARO通讯别无选择,为了突破它所面临的困境,它果断地引入了美国刚开发的ADSL技术。
 
    无论韩国政府还是竞争对手韩国通信都认为ADSL技术因不成熟而无法商用化,但是1999年4月,HANARO通讯竟然能够世界首次用ADSL技术推出互 联网接入服务。HANARO通讯推出的ADSL速度高达1Mbps,遥遥领先于当时韩国通信的ISDN方式接入速度128Kbps。当年6月,HANARO通讯推出包月2.8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70元)低价政策进而轰动了整个韩国。后来韩国通信放弃ISDN而推出了ADSL服务。从此以后,韩国互联网革命拉开了真正的帷幕,并提供了韩国进入IT强国的基石。
 
    十年以来,韩国互联网接入速度持续加速,从1Mbps开始迅速发展的网速,至今100Mbps已经成为了一般家庭的标准。虽然速度加速了100倍,但包月 价格还是相近于起初的价格,即2.75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67元)。今年6月底,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发布《未来互联网发展计划》称,以2010年的 100Mbps标准,到2012年互联网接入速度拟上升至1Gbps,到2020年上升至10Gbps,也就是10年内加速100倍。该报告还称,将使韩 国发展成名副其实的互联网试验台国家。
 
    “使韩国变成IT强国的动力是超高速互联网的普及。HANARO通讯引入大多数认为不可行的ADSL,但以《我是ADSL》为口号开始营销的时候,获得了爆炸性的消费者反映。这就是竞争的力量。”当时HANARO通讯的掌门人如是回顾说。
 
    反之,在我看来,中国网速慢的最大原因是缺乏有效竞争。中国互联网接入市场是几乎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瓜分的。2002年,中国电信经南北分拆分为中国电 信(南方21省)和中国网通(北方10省)。虽然垄断企业被分拆了,但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后来被中国联通合并)还是分别在南方和北方享受地域垄断优势。 这使得中国宽带产业还是处于行政垄断的处境。
 
    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及中国联通等三大运营商的高管是经常互相调任的。比如2004年,中国移动副总经理王晓初调往中国电信接任总经理;中国 联通董事长王建宙调往中国移动接任总经理;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常小兵到中国联通接任董事长;中国网通副总经理冷荣泉调任中国电信副总经理,接替早前常小兵的 职位。近日,还有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将重回中国电信任董事长的传闻。这样国有通信运营商的高管们互相调任的情况下,高管们似乎没有动力打破寡头垄断的现 状。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的Dan Breznitz教授,在最近出版的《Run of the Red Queen》一书上,也论证了这一点:高管们在将来可能会调任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难以形成动机投入巨资使得现任企业拥有市场支配地位。
 
    如果有关部门的目的是遏制企业间恶性竞争的话,它非常成功地达成了这个目的。但这样的结果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并不太有利。有效竞争的缺乏使得中国网速还维持在令人不满的低位上。
 
    堵车成本本来是因为交通拥堵而付出的代价。我们也可以粗略算一下“网络堵车成本”。截止2010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57亿,中国网民平均每周上网 时长为18.3个小时,日平均上网时长2.6个小时。假设中国网速不是现在的100.9KB/s,而是接近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保守假设 每位网民因此每天可以节省15分钟的时间。
 
    那这个15分钟的价值究竟是多少钱呢?中国很多地方的每小时最低工资都超过9元。若保守地按8元计算,那么15分钟是2元。由于中国网民的数量庞大,这笔 钱可真是大一笔钱。4.57亿乘以2元乘以365天,则一年3336亿元。3336亿元是刚开始运行的京沪高铁总投资额2209亿元的1.5倍。换句话 说,每年中国“网络堵车成本”相同于一个半的京沪高铁建设成本,并且这只是用保守估算得出来的。
 
    如果中国互联网接入市场未能打破目前的地域垄断进而增加有效竞争,每年一个半的京沪高铁还会在比特世界持续消失着。

7.13 发于南方都市报 见报有删节
作者电子邮箱:zorba00@gmail.com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