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宰贤 > 中国应该如何反腐——韩国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启示

中国应该如何反腐——韩国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启示

如何反腐无疑是当今中国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当权力交替时,如何反腐 均成为了执政者及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韩国也不例外。每当政府换届的时候,新上台的总统都积极推进反腐败,承诺杜绝腐败。不过令人惋惜的是,这些反腐大多 后来都没有得到当初预期的效果。当然也有成功的例子。韩国反腐最成功的一次案例是金泳三前总统的反腐。

那么,金泳三的反腐是如何得到成功的呢?这与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密不可分。就任两天后的1993年2月27日,金泳三总统公开了本人、配偶及子女的财产情 况,即17.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50万元)。随后政府与执政党的高官也逐一公开了自己的财产,这引发了韩国国民对公职人员的财产状况及其积累过程强 烈的关心。不过,这仅仅是反腐的开始。

1993年5月20日,第161届临时国会修订了《公职人员伦理法》。经修订,该法律将财产申报范围扩大至四级以上公职人员、并公开一级以上公职人员包括 其配偶、子女的财产状况。继1983年韩国制定《公职人员伦理法》次官级(副部长级)以上公职人员需申报其财产后,韩国首次公开高级公职人员的财产状况。 除此之外,金泳三总统于8月12日发布《紧急财政经济命令16号》,宣布实行“金融实名制”,立即禁止非实名账户的交易,并要求其在两个月之内用实名注 册。从此,所有个人和企业与金融机构进行交易时都必须使用真实姓名及其居民身份证,不得用假名。金融实名制有助于政府更准确地掌握公民个人财产状况,不仅 可以防止逃税漏税,还会减少行贿受贿。作为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配套措施,金融实名制才使得财产公开制度落到实处。

1993年9月7日,政府、国会和司法机关的1167名高级公职人员的财产状况被公开。一些公职人员的财产让人瞠目结舌,十名议员的财产超过了100亿韩 元,公务员当中有四十名的财产超过了50亿韩元。1167名拥有的财产合计为1.6万亿韩元(约合94亿元人民币),平均财产为14.4亿韩元(约合 850万元人民币)。当时一场巨大的风波席卷了整个韩国社会。由于涉嫌以不正当手段致富,在政府里,五位次官级高官(副部长级)被解除职务,十位次官级高 官受警告处分。在国会里,二十多位议员被迫辞职或受警告处分。这也是正值韩国从威权国家转型为民主国家时发生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韩国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已经实施了二十年,其间成为了反腐的重要一环。2012年3月23日,韩国公职人员伦理委员会发布了1844名高级公职人员的财产状 况。根据《公职人员伦理法》第六条、第十条,政府、国会和司法机关的高级公职人员每年二月底之前,必须申报前一年的财产变动情况。公职人员伦理委员会会在 一个月以内在政府的网站上公布上述高官的财产状况,并且在公布三个月之前审查所有财产变动中是否存在异常。2012年,韩国1844名高官的平均财产为 11.8亿韩元(约合700万元人民币)。

尽管官员财产公开是反腐的有力措施,但它只是应对方案。不能只靠官员财产公开解决当今中国面临的腐败问题,应该从宏观的角度找出腐败发生的根本原因。归根 结底,钱权交易与愈演愈烈的腐败问题是中国社会结构所导致的问题。一般而言,腐败与行贿在市场经济规则尚未完全建立的国家横行。在中国,与市场经济原理不 符的种种管制,以及权限模糊不清的灰色地带产生了巨大的寻租空间。为了得到好处,市场参与者都向权力部门展开激烈竞争,在这一过程当中不难避免行贿与腐 败。眼下中国面临的庞大腐败问题从侧面印证了中国正处于“寻租社会”的状况。

那么,如何能解决腐败问题?首先,应当减少官员的权限,按已公布的规则来执行,并将执行过程透明化。通过这些措施,可以减少官员寻租的空间。再者,保障言 论自由来提高其监督效果。近期,众多腐败事件被频频曝光。笔者认为,这不仅是因为目前腐败频繁,更是因为媒体及网络的监督作用得到更加充分地发挥。和以往 相比,中国人对腐败更加敏感且反感。再加上中国舆论环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其已经开始对腐败发挥着更有效的监督。

最后,反腐必须靠制度来解决。如果中国真正要解决腐败问题,它必须实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否则,运动式的反腐只会持续一段时间。如此一来,到了2023年恐怕还会轮回到2013年。

推荐 44